<em id="fkuwh"><tr id="fkuwh"><mark id="fkuwh"></mark></tr></em>

      1. <dd id="fkuwh"><legend id="fkuwh"></legend></dd>

          <div id="fkuwh"></div>
          <div id="fkuwh"></div>
          1. <dd id="fkuwh"><tr id="fkuwh"></tr></dd>

          2. 澳洲最高法院陪审团认定一灵性疗愈组织系有害邪教

            2019-02-12 14:13:00来源中国反邪教作者

             

            核心提示悉尼先驱晨报2018年10月15日报道自称灵性疗愈师的原悉尼网球教练塞格本哈扬Serge Benhayon在最高法院控告原客户诽谤一案遭遇重大挫折由四人组成的陪审团裁定原客户称他领导了一个具有社会危害性邪教故意猥亵客户及虚构治疗方法?#20154;?#27861;符合事实 

            现年54岁的本哈扬起诉针灸师原客户埃丝特罗克特(Esther Rockett)时称自2014年11月起埃丝特在一系列博客文章中和推特上进行诽谤他说埃丝特在这些帖子和推文中形容他是一位不诚实进行招摇?#36130;?#34892;医的骗子及具有社会危害性邪教的头目

            对埃丝特罗克特提起诽谤诉?#31995;?#22622;格本哈扬中间者在最高法院外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照片

            本哈扬曾经破过产目前在他位于新南威尔士州北河地区利斯莫尔(Lismore)附近的家中经营着一家利润丰厚的企业名为万能药(Universal Medicine)他在法庭上自称是一名导师和修行者其治疗方法包括秘传乳房按摩而这种按摩虽由他传授不过完全由女性进行操作

            在法庭作证期间本哈扬还自称知道在自己的众多前世中他曾经化身?#37034;?#32435;多达芬奇即意大利著名艺术大师

            在法庭上本哈扬曾得到了不少支持者的支持其?#37034;?#25324;他的家人和同事这些人密切关注?#25945;源?#26696;的报道但随着审判的进行目前只有寥寥数位仍坚?#31181;?#25345;他本哈扬本人并非每次都参与审判周一他就没有出庭

            埃丝特女士之前曾指责本哈扬在一次治疗中对她进行了一次淫秽的卵巢检查其?#37034;?#25324;把手伸进衣服不当接触她的器官

            埃丝特女士离开位于悉尼的最高法院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照片

            陪审团裁定说针对本哈扬所提出的主要诽谤诉讼埃丝特女?#24247;?#36777;护理由充足?#39029;?#31435;其?#37034;?#25324;他在治疗期间故意猥亵触摸她和其他一些客户并且本哈扬确实是一个具有社会危害性邪教的头目

            陪审团裁定说相关出版物并没有声称他是一个针对许多客户下手的性掠夺者因此从这点上来说埃丝特女士无需进行实?#26102;?#25252;

            正如埃丝特女?#20811;?#31216;陪审团也裁定认为同样的事实是有合理的理由相信本哈扬在治疗期间故意对她和其他客户实施性骚扰

            陪审团还裁定说本哈扬是万能药的领导者?#26696;?#32452;织根据他的见解在治疗方面做出了错误诊断对他人造成了伤害他对低至十岁的幼女有着下流的兴趣让她们单?#26469;?#22312;自己的房子里上述说法没有不当之处

            埃丝特女士表示陪审团?#20998;?#20102;我对这个邪教及其领袖的批评陪审团?#30333;?#20986;了我希望得到的决定

            鉴于本哈扬指控有22?#39029;?#29256;物共转载了60篇诽谤他的?#26376;P?#35813;案案情异常复杂双方控辨非常激?#25671;?/p>

            埃丝特女?#24247;?#24459;师团从多方面进行了法律辩护认为这种所谓的诽谤既没有通过相关出版物转达而且辩护也满足真实性诚实观点及免责特权这几个抗辩事由

            由四人组成的陪审团被赋予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即决定这些出版物是否确实传达了本哈扬所指控的诽谤如果是的话埃丝特女士是否做出有效的抗辩为了完成这项任务陪审团必须对200多个问题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答复陪审团花了六天半的时间进行了讨论

            埃丝特女士目前处于破产状态无力支付自己的法律辩护费不过悉尼大律师汤姆莫隆比(Tom Molomby)SC律师事务所和?#33452;?#19997;古德柴尔德(Louise Goodchild)替她做了相关诉讼代理

            莫隆比律师在向陪审团做最后陈情中说本哈扬只不过是一个来自古尼拉巴澳地名的骗子根本不是?#35009;A?#33945;娜丽莎(Mona Lisa)而是一个蒙呢你傻(Mona Liar)

            陪审团发现被告的部分?#26376;?#26080;法依据真实性或诚实观点的事由完成抗辩其?#37034;?#25324;称本哈扬是?#24052;?#24819;症和称其?#25353;?#30528;治疗女性的幌子触摸了多个女人的肛门和外阴

            陪审团表示在该案中使用报道免责特权进行抗辩的理由是成立的因为相关出版物在当时的情况下秉持了公道而且埃丝特?#35009;?#26377;被恶意所驱使目?#22467;?#26368;高法院主审该案的法官朱莉娅隆纳根可能就与这一辩护有关的其他法律问题做出裁决以确定该辩护是否成立

            埃丝特的代理律师斯图亚特奥康奈尔表示这一判决是一位拒绝被欺凌的女性对歌利亚组织指?#23631;?#24378;大的组织的胜利证明埃丝特女士是清白的

            双方将于12月7日返回法庭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白彩惠

            相关新闻
            11ѡ5ֱ